漸昏漸黃的六月薄暮,我引頸企踵眺望,入口傳來陣陣飄香,思念情人的身影…

「我忘了…」
「什麼?」
「玫瑰。」
「玫瑰?不,它們祇有一天。」

生命不僅是美的姿態,還要堅實的成長,
我愛藍天白雲,更愛那片赭黃色的大地。

人生大概是在不停的探索中,冒險與跨越,拓殖與傳承
快樂只有在不停的勞心和流汗中,才能感覺充實的光輝

稻穗金色的閃火是她的欣歡,
香蕉闊大的葉子是他的手掌,
蒼翠輕盈的木棉是她的軀幹…
一望無垠的沃野是他的胸膛,
艷陽流火的白畫滴著他的水汗……
風流雲散的夜晚載著她的夢想……

漸昏漸黃的六月薄暮,我再拈心花一朵,彎腰靠近深情凝視,至愛情人的面容…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