載入中...

時光九篇卷六良夜

菖蒲花

 
我曾經多麼希望能夠遇見你
但是不可以
在那樣荒涼寂靜的沙洲上
當天色轉暗 風轉冷 當我們
所有的思維與動作都逐漸遲鈍
那將是怎樣的一種黃昏
 
而此刻菖蒲花還正隨意綻放
這裡那裡到處叢生不已
悍然向週遭的世界
展示她的激情 她那小小的心
從純白到藍紫
彷彿在說著我一生嚮往的故事
 
請讓花的靈魂死在高枝之前
讓我 暫時逗留在
時光從愛憐轉換到暴虐之間
這樣的轉換差別極微極細
也因此而極其鋒利
 
尤其是 我曾經
我曾經多麼希望能夠遇見你
 

誓言

 
我將終生用一種溫柔的心情
來守口如瓶
 
今生已矣 且將
所有無法形容的渴望與企盼
凝聚成一粒孤獨的種子
播在來世
 
讓時光逝去最簡單的方法
就是讓白日與黑夜
反覆地出現
 
讓我長成一株 靜默的樹
就是在如水的月夜裡
也能堅持著 不發一言
 

 
我喜歡出發 喜歡離開
喜歡一生中都能有新的夢想
千山萬水 隨意行去
不管星辰指引的是什麼方向
 
我喜歡停留 喜歡長久
喜歡在園裡種下千棵果樹
靜待冬雷夏雨 春華秋實
喜歡生命裡只有單純的盼望
只有一種安定和緩慢的成長
 
我喜歡歲月漂洗過後的顏色
喜歡那沒有唱出來的歌
 
我喜歡在夜裡寫一首長詩
然後再來在這清涼的早上
逐行逐段地檢視
慢慢刪去
每一個與你有著關聯的字
 

酒的解釋(兩章)

 
○佳釀
 
要多少次春日的雨 多少次
曠野的風 多少 空蕪的期盼與
等待 才能
幻化而出我今夜在燈下的面容
 
如果你歡喜 請飲我
一如月色吮飲著潮汐
我原是為你而準備的佳釀
請把我飲盡吧 我是那一杯
波濤微微起伏的海洋
 
緊密的封閉裡才能滿貯芳香
琥珀的光澤起因於一種
極深極久的埋藏
舉杯的人啊為什麼還要遲疑
你不可能無所察覺
請 請把我飲盡吧
我是你想要擁有的一切真實
想要尋求的 一切幻象
 
我是 你心中
從來沒有停息過的那份渴望
 
 
○新醅
 
假若 你待我
如一杯失敗了的
新醅
 
讓燃燒著的記憶從此冷卻
讓那光華燦爛的憧憬從此幻滅
我也沒有什麼好怨恨的
這世間多的是
被棄置的命運 被棄置的心
 
在釀造的過程裡 其實
沒有什麼是我自己可以把握的
包括溫度與濕度
包括幸福
 

良夜

 
在黑色的森林裡 終於發現
你竟然是我投奔時唯一的去處
 
沿著蔓生的蕨類 讓我
尋找那在什麼地方正輕輕流動著的
泉水
(啊!良夜如此美好。你說:
 請來靜靜憩息在我懷中,
 不許流淚也不許吵鬧。)
 
即或今夜的山林是這般漆黑
我依然能感覺到你寬廣的胸懷
逐漸靠近 在黑暗裡
將我完全覆蓋 將我慢慢擁緊
良夜如此美好
在盤生錯節的枝柯之外
月色離我只有咫尺之遙
 
雖說世間一切都有時限
是什麼令我捨棄不下
這許多零亂而又陰暗的牽連
良夜如此美好 為什麼
總離我有咫尺之遙
 
那月色是始終都在場的
也在一切的傳說裡 當然
還有那些蔓生的蕨類
還有那正在我心裡什麼地方
輕輕流動著的泉水
 
啊 良夜如此美好
即或總是咫尺天涯
即或總是極短極短的剎那
 

歷史博物館

人的一生,也可以像
一座博物館嗎?
 
○一
 
最起初 只有那一輪山月
和極冷極暗記憶裡的洞穴
 
然後你微笑著向我走來
在清涼的早上 浮雲散開
 
既然我該循路前去迎你
請讓我們在水草豐美的地方定居
我會學著在甲骨上卜凶吉
並且把愛與信仰 都燒進
有著水紋雲紋的彩陶裡
 
那時候 所有的故事
都開始在一條芳香的河邊
涉江而過 芙蓉千朵
詩也簡單 心也簡單
 
○二
 
雁鳥急飛 季節變易
沿著河流我慢慢向南尋去
曾刻過木質觀音渾圓的手
也曾細雕過 一座
隋朝石佛微笑的唇
 
迸飛的碎粹之後 逐漸呈現
那心中最親愛與最熟悉的輪廓
在巨大陰冷的石窟裡
我是謙卑無怨的工匠
生生世世 反覆描摹
 
○三
 
可是 究竟是哪裡有了差錯
為什麼 在千世的輪迴裡
我總是與盼望著的時刻擦肩而過
風沙來前 我為你
曾經那樣深深埋下的線索
風沙過後 為什麼
總會有些重要的細節被你遺漏
 
歸路難求 且在月明的夜裡
含淚為你斟上一杯葡萄美酒
然後再急拔琵琶 催你上馬
知道再相遇又已是一世
那時候 曾經水草豐美的世界
早已進入神話 只剩下
枯萎的紅柳和白楊 萬里黃沙
 
○四
 
去又復返 彷彿
總有潮音在暗夜裡呼喚
胸臆間滿是不可解的溫柔需求
用五色絲線繡不完的春日
越離越遠 雲層越積越厚
我斑駁的心啊
在傳說與傳說之間緩緩遊走
 
○五
 
今生重來與你相逢
你在櫃外 我已在櫃中
 
隔著一片冰冷的玻璃
我熱切地等待著你的來臨
 
在錯愕間 你似乎聽到一些聲音
當然你絕不可能相信
 
你當然絕不可能相信
這所有的絹 所有的帛
所有的三彩和泥塑
這櫃中所有的刻工和雕紋啊
都是我給你的愛 都是
我歷經千劫百難不死的靈魂
  
○六
 
在暮色裡你漠然轉身漸行漸遠
長廊寂寂 諸神靜默
我終於成木成石 一如前世
廊外 仍有千朵芙蓉
淡淡地開在水中
 
淺紫 柔粉
還有那雪樣的白
像一幅佚名的宋畫
在時光裡慢慢點染 慢慢湮開

  1. 目前還沒有評論,沙發等著您~

席慕蓉詩集六冊 使用的快取程式為 WP Super Cach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