載入中...

時光九篇卷三懸崖菊

當春來
當芳香依序釋放
走過山櫻樹下
有些遙遠和禁錮著的
夢境 就會
重新來臨
諸如那些
未曾說出的話語
未曾實現的許諾
在極淺極淺的顏色裡
流動著 一種
無處可以放置的心情
 

結繩紀事

有些心情,一如那遠古的初民
  
繩結一個又一個的好好繫起
這樣 就可以
獨自在暗夜的洞穴裡
反覆觸摸 回溯
那些對我曾經非常重要的線索
 
落日之前 才忽然發現
我與初民之間的相同
清晨時為你打上的那一個結
到了此刻 仍然
溫柔地橫梗在
因為生活而逐漸粗糙了的心中
 

山櫻

 
當春來
當芳香依序釋放
 
走過山櫻樹下
有些遙遠和禁錮著的
夢境 就會
重新來臨
 
諸如那些
未曾說出的話語
未曾實現的許諾
 
在極淺極淺的顏色裡
流動著 一種
無處可以放置的心情
 

雨夜

 
在這樣冷的下著雨的晚上
在這樣暗的長街的轉角
 
總有人迎面撐著一把
黑色的舊傘 匆匆走過
雨水把把的背影洗得泛白
 
恍如歲月 斜織成
一頁又一頁灰蒙的詩句
 
總覺得你還在什麼地方靜靜等待著我
在每一條泥濘長街的轉角
我不得不逐漸放慢了腳步
 
回顧 向雨絲的深處
 

難題

 
我的難題是 在一生裡
如何保有一種
如水又如酒的記憶
 
在多年後那些相似的夜晚裡
如何能細細重述此刻的風
此刻的雲 和此刻芳草叢中
溪澗奔流的聲音
在向過往舉杯的時候
如何能每次都微醺微醉
並且容許自己
在樽前 微微地落淚
 
困難真的不在這無緣的一世
 
我的難題是 揮別之後
如何能永遠以一種
冰般冷靜又火般熱烈的心情
對你
 

迷航

 
多年前的心事都已在海底
如觸礁時就被慌張擲下的錨
請你切莫再來探尋 切莫
在千年之後
再來苦苦追問觸礁的原因
 
所有的痕跡都已被湮滅
所有的線索也早已銹蝕
仍舊停留在最後一頁的
只有那一本航海日誌
 
年輕的我 在棄船之前
曾含淚寫下
「今夜月華如練……」
 

懸崖菊

 
如雪般白
似火般烈
 
蜿蜓伸展到最深最深的谷底
 
我那隱藏著的願望啊
是秋日裡最後一叢盛開的
 
懸崖菊
 

成長的定義

 
如果 如果再遇見你
我還有什麼可以給你了呢
 
一切都已在禁止之列
生命嚴格如階梯
一層有一層的符號和標記
(縱然在夜裡 如海潮般
湧來的都是牽扯的記憶)
所有的成人 最後
都不得不刺上文身
 
如果 如果再遇見你
我會羞慚地流淚
(也許是因為知道
你仍然會急著要原諒我)
為那荒蕪了的歲月
為我的終於無法堅持
為所有終於枯萎了的薔薇

  1. 目前還沒有評論,沙發等著您~

席慕蓉詩集六冊 使用的快取程式為 WP Super Cach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