邊緣光影篇七蝴蝶蘭 » 席慕蓉詩集六冊
載入中...

邊緣光影篇七蝴蝶蘭

原來人生只合虛度
譬如盛夏瘋狂的蟬鳴 譬如花開花謝
譬如無人的曠野間那一輪皓月
 

自白書

 

 
我的真實
是我的不真實的夢
 
我的不真實
就都在這裡了
 

 
我的悔改
是我這從此不肯再改悔的決心
 
我的不悔改
便是如此
 
  一九八八年四月三日
 

晚餐

 
點起所有的燈燭 鋪上細柔的桌布
擺好去年夏天從遠方帶回來的碗盤
已經在我心裡窺伺著的陌生人啊
我想你應該也會同意
此刻這屋內是多麼明亮而雙溫暖
 
酒是貯存了半生的佳釀
杯是傳說裡的夜光 年少時的淺淡和青澀
在回味的杯底 都成了無限甘美的話題
已經在我心裡徘徊著的陌生人啊
其實我向你要求的並不太多
就只是眼前這一處安靜的角落
看微笑微醺的他頻頻向我舉杯
那與昔日一樣溫柔的凝視令人心醉
 
我當然知道窗外暮色正逐漸逼近
黑暗即將來臨 但是
已經在我心裡盤踞著的陌生人啊
可不可以請你稍遲 稍遲再來敲門
此刻這屋內是多麼明亮而又溫暖
我正在和我的時間共進晚餐
 
  一九九四年五月二十一日
 

蝴蝶蘭

 
與那多雨多霧的昔日已經隔得很遠
如今她低眉垂首馴養在我潔淨的窗前
曾經是那樣狂野的
白色原生種的蝴蝶蘭啊
是不是還有些慾望在夢裡繼續滋長
是不是還有些記憶 不肯還給荒莽
 
互不相涉了 那過往如此宣告
而她知不知道
那如蝶翅般微微顫動著的花瓣只能
等待墜落 在一些無人察覺的時刻
像透明的月光終於會離開寒夜的杉林
像你 終於離開了我寂靜的心
 
  一九九五年十二月十七日
 

婦人之言

 
我 原是因為這不能控制的一切而愛你
 
無從描摹的顫抖著的慾望
緊緊悶藏在胸中 爆發以突然的淚
 
繁花乍放如雪 漫山遍野
風從每一處沉睡的深谷中呼嘯前來
啊 這無限豐饒的世界
這令人暈眩呻吟的江海湧動
這令人目盲的
何等光明燦爛高不可及的星空
 
只有那時刻跟隨著我的寂寞才能明白
其實 我一直都在靜靜等待
等待花落 風止 澤竭 星滅
等待所有奢華的感覺終於都進入記憶
我才能向你說明
 
我 原是因為這終必消逝的一切而愛你
 
  一九九五年四月二十一日
 

備戰人生

 
那極端的柔弱是給嬰兒用的
熱烈與無邪的笑容給孩童
如絲緞一樣光滑的肌膚 如海邊的
鵝卵石那樣潔淨的氣味給少年
如薔薇如玫瑰如梔子花的芳馥美麗
都要無限量地供應給十六歲的少女
 
這是生命不得不使用的武器
為了求得珍惜求得憐愛
給那渴望生長渴望繁殖的軀體
 
而在長路的中途 裝備越來越重
那始終不曾自由飛翔過的翅膀
在暮色中不安地扇動 直指我心
鑄滿了悔恨與背叛的箭矢已經離弓
劃過如焰火般的晚霞 當夕陽落下
美德啊 你是我最後的盔甲
 
  一九九六年七月二十二日
 

短箋

 
有誰會將詩集放在行囊裡離去
等待在獨居的旅舍枕邊
一頁一頁地翻開
燈熄之後 窗裡窗外
宇宙正在不停地消蝕崩壞
 
這一生實在太短
拿不出任何美麗的信物可以與你交換
雖然 在蓮荷的深處
我曾經試過 我確實曾經試過啊
要對你 千倍償還
 
  一九八八年九月八日
 

恍如一夢

 
一枚舊日的印章
用上好的硃砂印泥留在
逐漸變黃了的宣紙上
 
記憶 也逐漸成為一種收藏
分門別類地放置 等待展示
那越久遠的越是佔據著醒眼的位置
譬如年少時學會的那首歌---你可記得
春花路初相遇 往事難忘往事難忘
 
但是 難忘的到底是些什麼呢
能記得的 也就只有這麼多了

像一枚舊日的印章 幾個
細細的篆字
恍如一夢 留此為憑
 

邊緣光影

  ——給喻麗影
 
多年之後 你在詩中質疑愛情
卻還記得那棵開花的樹 落英似雪
美 原來等待在愛的邊緣
是悄然墜落時那斑駁交錯的光影
 
是一瞬間的分心 卻藏得更深
 
原來人生只合虛度
譬如盛夏瘋狂的蟬鳴 譬如花開花謝
譬如無人的曠野間那一輪皓月
譬如整座松林在陽光蒸騰下的芳香
譬如林中的你
如何微笑著向我慢慢走來 衣裙潔白
依舊在那年夏天的風中微微飄動
 
彷彿完全無視於此刻的 桑田滄海
 
  一九九六年七月二十二日

  1. 目前還沒有評論,沙發等著您~

席慕蓉詩集六冊 使用的快取程式為 WP Super Cach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