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摺疊著我的愛輯三兩公里的月光 » 席慕蓉詩集六冊
載入中...

我摺疊著我的愛輯三兩公里的月光

穿越過松林 在這兩公里的山徑上
我終於相信 此刻
與我們靜靜相對的 應該就是
那五千五百年完完整整的時光
 
有人說 時光總在深夜流逝
〔是的 在十三歲的日記本裡
我也寫過相類似的詩句〕
可是一直要到今夜 到了今夜啊
我才能明白
彷彿是在風中紛紛翻動的書頁
時光也會在深夜翩然重回
當月色澄明如水
 
當月色澄明如水 溶入四野
彷彿是在風中紛紛翻動的書頁
帶著輕微的顫慄和喘息
時光在我們眼前展示出
千世的繁華和千世的災劫

一切歷歷在目 包括
這四野起伏的山巒和松林
這橫斜了一地的深深淺淺的樹影
這如此清晰又如此熟悉的場景
〔月光逼迫著我去凝是邈遠的來處〕
一切歷歷在目 包括胸臆間
隱約的不安與畏懼 包括
對這人世無盡的貪戀與渴慕
以及 生命同時栽植的豐美和空無
 
看哪 在這兩公里的山徑上
月光如何向我說法
〔帶著輕微的顫慄和喘息
我們想必曾經無數次地重臨故土〕
我心疼痛我的靈魂卻極為安靜
只為 今生的枷鎖已經卸下
關於往昔 從此
終於可以由我自己來回答

無人能夠前來搶奪大地的記憶
月光下疊印著的其實是相同的足跡
〔我們身披白衫或是玄色的長袍
胸前的配飾或是黃玉或是骨雕
鷹笛聲高亢而又清越 好像
還伴隨著蒼穹間鷲雕的呼嘯〕
在每一次月圓之夜的祭典裡
我們想必都曾經一如今夜這樣的
攜手並肩前行
 
而月色何等明亮
穿越過松林 在這兩公里的山徑上
我終於相信 此刻
與我們靜靜相對的 應該就是
那五千五百年完完整整的時光
 

天上的風

 
天上的風 不繫韁繩
地上的我們 難以永存
只有此刻 只有此刻啊
才能 在一首歌裡深深注入
我熾熱而又寂寞的靈魂
 
或許 你會是
那個忽然落淚的歌者
只為曠野無垠 星空依舊燦爛
在傳唱了千年的歌聲裡
是生命共有的疼痛與悲歡
 
或許 你還能隱約望見
此刻我正策馬漸行漸遠
那猶自
不捨的回顧 
還在芳草離離空寂遼闊之處
 

悲傷輔導

聽說 這是個醫學名詞
是一種極為謹慎
又極為溫柔的 心理治療
 
聽說 經過長期的追蹤以後
也許可以測出
一棵樹 究竟能夠
忍受幾次的斧斤與摧折?
一顆心 究竟能夠
承擔多麼沉重的煎熬和絕望?
一個生命 究竟是自我能夠明察的
還是難以評斷的個體?
 
那麼 請問
有誰可以回答我們
一片草原 究竟是他年能夠再生的
還是 還是
永不復返的記憶?
 

我折疊著我的愛

 
我折疊著我的愛
我的愛也折疊著我
我的折疊著的愛
像草原上的長河那樣婉轉曲折
遂將我層層地折疊起來
 
我隱藏著我的愛
我的愛也隱藏著我
我的隱藏著的愛
像山嵐遮蔽了燃燒的秋林
遂將我嚴密地隱藏起來
 
我顯露著我的愛
我的愛也顯露著我
我的顯露著的愛
像春天的風吹過曠野無所忌憚
遂將我完整地顯露出來
 
我鋪展著我的愛
我的愛也鋪展著我
我的鋪展著的愛
像萬頃松濤無邊無際的起伏
遂將我無限地鋪展開來
 
反覆低回在逐漸攀升
這是一首亙古傳唱的長調
在大地與蒼穹之間
我們彼此傾訴 那靈魂的美麗與寂寥
 
請你靜靜聆聽 再接受我歌聲的帶引
重回那久已遺忘的心靈的原鄉
在那裡 我們所有的悲欣
正忽隱忽現 忽空而又復滿盈
 

劫後之歌

 
把親愛的名字放進心中
用風來測試用淚來測試
這悲傷的刻度到最深處
能不能轉換成一首詩?
 
把親愛的名字放進心中
用風來測試用淚來測試
在黎明之前我們
該從哪一個音符輕輕地開始?
 
還是得好好地活下去吧
如一首劫後之歌平靜宛轉
在暗黑的夜裡
等待眾人的唱和
 
把親愛的名字放進心中
用風來測試用淚來測試
在茫茫的人海裡
用一首又一首的詩……
 

父親的草原母親的河

 
父親曾經形容那草原的清香
讓他在天涯海角也從不能相忘
母親總愛描摹那大河的浩蕩
奔流在蒙古高原我遙遠的家鄉
 
如今終於見到著遼闊大地
站在芬芳的草原上我落淚如雨
河水在傳唱著祖先的祝福
保佑漂泊的孩子找到回家的路
 
雖然已經不能用母親來訴說
親愛的族人 請接納我的悲傷
請分享我的歡樂
我也是高原的孩子啊心裡有一首歌
歌中有我父親的草原我母親的河
 
我也是高原的孩子啊心裡有一首歌
歌中有我父親的草原啊
我母親的河
 

紅山的許諾

 
如果我從千里之外跋涉前來 只是因為
曾經擁有的許諾 今生絕不肯再錯過
如果我從千里之外輾轉尋來
只是因為啊
有人 有人還在紅山等我
 
左臂挟著獵物 右手中
握有新打好的石箭鏃
寬肩長身 狹細而又凌厲的眼神
我年輕的獵人正倚著山壁 他說
來吧 我在紅山等你
 
彷彿有疾雷閃電裂響自天際
為什麼 這低聲的召喚
竟使我通體戰慄
那玉環和遇配還在昨夜的夢裡輕輕碰觸
那玉鴞和玉鳥啊還在藍天之上互相追逐
層雲逐漸密集 英金河流過眼前
曾經被暗紅的山岩所見證過的一切記憶
就在這瞬間 歷歷重現
 
這陽光依舊是當年溫暖的陽光
這土壤依舊是當年立足的土壤
彩陶的碎片上 還留有我親手繪製的花紋
在無垠的廣漠裡回首微笑的
是我們孺慕崇敬的女神
那謹慎度量堆砌而成的
渾圓的祭壇至今猶在 我們心中
對蒼穹對大地對彼此的愛也始終不改
 
想必在樺木與樟松的林間
還生長著我們曾經採摘過的香草與野菜
而在如卷渦般的白雲之上 那歌聲悠揚
是生命裡亙古綿延
不移不變的喜悅和憂傷
 
如果我從千里之外跋涉前來 只是因為
曾經擁有的許諾  今生絕不肯再錯過
如果我從千里之外輾轉尋來
只是因為啊
有人 有人還在紅山等我

  1. 目前還沒有評論,沙發等著您~

席慕蓉詩集六冊 使用的快取程式為 WP Super Cach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