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摺疊著我的愛輯二素描簿 » 席慕蓉詩集六冊
載入中...

我摺疊著我的愛輯二素描簿

荒莽

 
姐姐的婆家,對於還留在家裡的妹妹們來說,就是陌生的異鄉。每一個出嫁的女子,都是孤身進入荒莽之地的旅人。
 
偶爾回到娘家的姐姐,有些眼神和姿態都不大一樣了,雖然妹妹們依舊讓她睡在從前的眠床上,那是靠在月光會照進來的窗邊。微笑了一天的姐姐,在枕上流著安靜的淚水,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這樣悲傷。
 
孩子一個接著一個的出生,再纏繞著母親逐日地長大,就像是一棵垂掛著許多氣根的榕樹,當那些飄蕩著細幼如髮絲的氣根,在多年後都牢牢地扎進土中之後,這一整座潮濕溫暖的叢林就終於成為婦人唯一的家。
 
父母都已逝去,昔日的少女們也都已星散,那遙遠的娘家如今已成荒莽,只有月光,偶爾會斜斜地照進她們的夢中,照在那潔淨而又微涼微濕的枕上。
 

真相

他的聲音遠遠傳來,才剛說了一句:
 
「是我。」
 
拿著話筒的她,忽然間好像就全明白了。
 
原來,所有過去了的時光,不管在比例上有多麼悠長,
 
依然只能算是這場正式演出之前的序曲。
 
原來,一切的熙熙攘攘,一切的遼闊與蒼茫,
 
都不過只是為了好讓他在半生之後,
 
在此刻,再遠遠地向她說一聲「是我」。
 
然後,幕就落下來了。一切復歸於沉寂。
 
只是,偶爾,
 
在無邊的曠野之上,在古老的詩行之間,在月光下,
 
還會傳來一些微弱的回音,
 
輕輕向她說著:「是我」,「是我」‧‧‧
 
「是我。」
 
  二OO三‧三‧二十五
 

契丹舊事

 
1.
有誰在風沙撲面的今日還能唱歌?有誰,在自己的土地上還要流浪?
有誰不遠千里跋涉而來,只為在博物館裡,與一朵鏨刻在鎏金飾牌上的忍冬花,遙遙相望?
 
2.
「這裡曾開滿了大朵的牡丹,英雄凱旋歸來,君主以花相贈,是榮耀,也是神恩。」
還有荷與柳,遍野的玫瑰,傲世的繁華,以及天下第一的鞍轡。
 
3.
從粉紅到蜜黃的琥珀,都拿來雕出豐碩的花朵或是交頸而眠的鴻鵠和鴛鴦,還有那以蔓草紋相纏的水晶瓔珞,以狩獵紋鑄飾的金蹀躞帶,都成為公主的收藏。
在溫潤的玉杯裡,曾經傾注過幾滴玫瑰露脂,千年以後,還留有一絲淡淡的芳香。
 
4.
墓道兩旁的壁畫上,有一幅已經備好鞍馬,侍從有三人,面色肅穆的佇立,靜候在座騎之旁,然而,主人並不在馬上。
如果說這墓室是在生前營造的,可能是表示主人還沒有來。如果是死後才繪上的,就是主人已經走了嗎?
空空的鞍馬,等待著一位不知道是還沒有來臨或是已經離去的主人.....
 
5.
在東海青巨大的雙翼裡,可還藏有當年的記憶?
 
6.
千年之後,你還在熱烈的描摹這我們的草原,我卻在黑暗的台下落淚如雨。
 

契丹的玫瑰

 
我知道所有的一切都在慢慢離開
恍如在黎明邊緣逐漸淡去的夢境
 
仍然感覺得到那曾經如此貼近的
悲哀與美好
卻已經無從描摹 無法擁抱
 
若是書寫真能使昔日重回
多希望一首詩的生命能如
一朵 契丹的玫瑰
即使繁華都將湮滅 即使
記憶飄浮如草原上的晨霧
即使在充滿殺伐爭奪的史書裡
從來沒有給「美」留下任何位置
 
我依舊相信
有些什麼在詩中一旦喚醒起初心
那些曾經屬於我們的
美麗與幽微的本質 也許
就會重新甦醒
 
彷彿在那無邊的曠野裡
契丹人深愛的玫瑰正靜靜綻放
那不可名狀的芳馥啊
正穿越過 千年的時光

  1. 目前還沒有評論,沙發等著您~

席慕蓉詩集六冊 使用的快取程式為 WP Super Cach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