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duct display
產品中心
創造體貼的機能、合理的動線與舒適的空間,考量每位使用者的習慣與方便性。
CONTACT US
TELEPHONE
0731
85787193
Product display
Search

 
Q020
◎鷹
 
執筆有時只是一種清涼的慾望
無關悔恨 更無關悲傷
 
我只是想再次行過幽徑 靜靜窺視
那在極深極暗的林間輕啄著傷口的

 
當山空月明 當一切都已澄淨
 
 
◎詩的蹉跎
 
消失了的是時間
累積起來的也是
時間
 
在薄暮的岸邊誰來喟歎
這一艘又一艘
從來不曾解纜出發過的舟船
 
一如我們那些暗自熄滅了的慾望
那些從來不敢去試穿的新衣和夢想
即使夏日豐美透明即使在那時
海洋曾經那樣飽滿與平靜
我們的語言曾經那樣
年輕
 
 
◎靜夜讀詩
 
是如何我的心在瞬間縱橫拓展
飽滿欣欣然如萬物初始一般
光明照耀暖流湧動
似乎所有被這個世界埋藏了的感覺
都在此刻紛紛走出黑暗的洞穴

在靜夜裏翻讀著我深愛的詩人
彷彿是跟隨著天使的翅膀
即或是極輕微的搧動也能掀起疾風
使我的靈魂猛然飛昇或者迂迴下降
詩原來是天生天長
 
而我深深愛慕的詩人啊
你們應是一棵又一棵孤獨的樹
植根在無垠的曠野忍受試探
堅持要記下那些生命裏最美麗的細節
記下那些我們以為
是文字和言語都不可能傳遞的聲息
諸如那羽翼在風過時如波紋般的顫動
以及在靜夜裏當他俯身向我
那逐漸變得沈重的月色和呼吸
 
 
◎借句
 
一生倒有半生 總是在
清理一張桌子
總以為 只要窗明几淨
生命就可以重新開始
 
於是 不斷丟棄那些被忽略了的留言
不斷撕毀那些無法完成的詩篇
不斷謂嘆 不斷發出暗暗的驚呼
原來昨日的記憶曾經是那樣的光華燦爛
卻被零亂地堆疊在抽屜最後最深之處
 
桌面的灰塵應該都能拭淨
瓶中的花也可以隨時換新
實在猶豫難捨的過往就把他們裝進紙箱
但是 要如何封存
那深藏在文字裡的我年輕的靈魂
 
(要怎麼向她解釋
說我們同行的路途最好到此為止?)
從來也沒有學會向自己道別
我只能把一切再還給那個混亂的世界
在微雨的窗前 在停頓的剎那間
某些模糊的角落又會逐漸復原
 
於是 週而復始 一生倒有半生
總是在清理一張桌子
清理所有過時 錯置 遺忘
以致終於來不及挽救的我的歷史
 
 
◎歲月三首
 
○一面具
 
我是照著我自己的願望生活的
照著自己的願望定做面具
有時候戴著謙虛 有時候戴著愉悅
只有這樣才能活下去罷
努力澆熄那憤怒和驕傲的火焰
努力拔除那深植到骨髓裡的憂愁
把一切的美德都披掛起來
 
而時日推移 孤獨的定義就是——
角落裡那面猝不及防的鏡
 
 
○二春分
 
時日推移 記憶剝落毀損
不禁會遲疑自問 從前是這樣的嗎
在春分剛至的田野間
在明亮的窗前 我真的有過
許多如針刺如匕首穿胸的痛楚?
許多如鼓面般緊緊繃起的狂喜?
許多一閃而過的詩句?
 
從前是這樣的嗎 我遲疑自問
然後霧氣就從海面慢慢移過來了
逐漸遮蓋住那片山坡上的櫻樹林
逐漸掩埋了眼前這春分剛過的清晨
 
 
○三詩
 
曾經熱烈擁抱過我的那個世界
如今匆匆起身向我含糊道別
時日推移 應該是漸行漸遠
為什麼卻給我留下了
這樣安靜而又沉緩的喜悅
 
重擔卸下 再無悔恨與掙扎
彷彿才開始看見了那個完整的自己
我的心如栗子的果實在暗中
日漸豐腴飽滿 從來沒有
像此刻這般強烈地渴望 在石壁上
刻出任何與生命與歲月有關的痕跡
 
一九九六年
 
 
◎青春□旅人□書寫
 
○青春
 
當回顧逐漸成為一種儀式
總是戴著固定的面具應聲出現的青春啊
你所為何來?
 
○旅人
 
那熟悉的憂愁和焦慮在藍色裡
緊緊地跟隨著我
要在醒來之後才能明白我剛才只是
一個旅人穿梭在夢中的街巷
 
○書寫
 
在重複地品嚐過了之後
他們就坐下來書寫
有人終其一生都在書寫標語和大綱
只有少數的人書寫細節那千絲萬縷
當靈魂和生命的髮膚互相碰觸
互相刺入時的種種感覺
 
 
◎短箋
 
有誰會將詩集放在行囊裡離去
等待在獨居的旅舍枕邊
一頁一頁地翻開
燈熄之後 窗裡窗外
宇宙正在不停地消蝕崩壞
 
這一生實在太短
拿不出任何美麗的信物可以與你交換
雖然 在蓮荷的深處
我曾經試過 我確實曾經試過啊
要對你 千倍償還
 
  一九八八年九月八日

Z054
篇一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