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金姑叨位去

Share Button

台北市松韻合唱團 – 火金姑叨位去

火金姑叨位去 鄭智仁詞曲
火金姑 閃褶褶 在阮細漢的瞑 伸手掠就滿滿是 伴阮過童年
忽然東 忽然西 忽然變沒去 
親像歌詩親像夢 (東西南北分不清) 在阮少年時
火金姑 走去躲 汝是對叨去
去叨位 要請問天 月娘笑阮憨笑阮呆
天黑黑看沒火金姑 越頭看沒路
(天黑黑看沒火金姑 目屎滴落土)

火金姑,來照路。

火金姑照出一條來時路,十歲時的我,隱身在叢草間玩躲捉迷藏;六歲的我,自樹背後跳出來,嬉笑地張開雙臂,迎接兩歲時剛會走路的我。

螢火蟲的光,跳躍著,照亮每一條通往童年的路。

(節錄自:台灣百合-作者洪素麗 晨星出版)

在暗夜中,只要有一絲螢火,就可以點燃光明,人就不致於迷失!(語出向陽工坊)

螢火蟲

螢火蟲的飛舞曾是仲夏夜美景,樹下草叢之間追撲螢火蟲的歡樂,曾經是多少人兒時難忘的場景;火金姑姑提著小小的燈籠,一閃一閃的發著幽光。隨著時光的流逝,這個可與星光、皓月相爭輝的兒時歡樂記憶,已該不在了!螢火蟲主產於熱帶地區,往昔乃台灣各地常見的美麗昆蟲,這些年來流落到那兒去了?童年美妙的記憶,多少的失落與感傷?

螢火蟲生性最是好潔的。然則,台灣豈非成了污染的淵藪?農藥的大量使用…山坡及沼澤地的過度開發,螢火蟲及其食餌失去棲息環境;光害更使螢火蟲無法交配……我們的夢想呢?不也跟著支離破碎?

騰空類星隕,拂木若花生
 未足臨書卷,時能點客衣
  亂飛如洩火,成聚卻無煙,
   微雨灑不滅,輕風吹又燃。

上回去墾丁關山看落日,忽然間,一隻螢火蟲從樹草叢裡飛了、出來,接著兩雙、三隻……,儘管沒有群螢亂飛盛況,但小小的山精水靈打著一盞迎迓的風燈,看著那翩翩舞姿,真叫人流連動容……有一隻竟停在小女的衣服上,三歲的小女孩竟然一直拍手直嚷嚷:好棒啊…好好笑啊…..一點也沒有怕生的感覺,跟平常在家若看到蟑螂,就嚇得躲在大人背後,判若兩人..呵!

螢火蟲

夢裡的童兒 完美無瑕
睡前總要念它一念 盼在夢中相見
可是夢裡卻不能如我所願 我從不曾看清楚他的臉

於是火金姑呀 提著小小燈籠
帶著我來到了昔日的地點 瀰平多少的惆悵與思念

那一夜的月色好美 卻 美不過它閃爍的嬌顏
天邊繁星點點 我都不覺得
因為我的目光 只癡癡的望著它一閃一閃之間

攜手走過的會銘刻在心上 看到星光會想到螢光
螢光裡卻隱隱約約的有著淚光...
山因聽不懂西風的呼喚 西風的萬千柔情終究只是橫越過山

螢火蟲

睡眠撲翅飛息在孩子的眼睫上——是否有人知道這睡眠來自何處?

是的,有一個傳說:睡眠居住在森林濃蔭中的神仙莊;那裏,螢火蟲提著小燈籠;那裏,懸掛著兩個迷人的羞澀花蕾,睡眠就從那裏飛來吻著孩兒的眼睛。微笑閃動在孩子的嘴唇上,當他睡眠的時候——是否有人知道這微笑誕生在何處?

是的,有一個傳說:一彎新月的初生光輝碰觸著消散的秋雲之邊緣;那裏,微笑最初出生於一個露水洗過清晨的夢中——微笑閃動在孩兒的嘴唇上。芬芳柔嫩的清新氣息開放在孩兒的四肢上——是否有人知道這早先藏匿在何處?

是的,當母親還是一個少女時,它便充滿在她的心裏,在愛的關注與靜穆的神秘中——這芬芳柔嫩清新的氣息已在孩兒的四肢上開放。

(節錄自:泰戈爾的“新月集_泉源”周介楷譯)

螢火(杜甫)
未幸腐草出,敢近太陽飛;未足臨書卷,時能點客衣。
隨風隔幔小,帶雨傍林微;一月清霜重,飄零何處歸。
詠螢( 杜牧)
銀燭秋光冷畫屏,輕羅小扇撲流螢,
天階夜色涼如水,坐看牽牛織女星。

螢火蟲之歌


總以為螢火蟲是天上迷路的星子…….
在夜晚的河邊漂盪…..

在季節交替的時候…..
總是想著他們已找到回家的路…..

卻又在第二年看見他們仍在忙碌………

記憶中的慘綠年華裏…….
那一閃一閃的浮光掠影…….
是不是也是螢火蟲呢………..

雖然我早已知道螢火不是星子……………
但仍會被她的金光困惑…..

在夜車中驀然回首…..
千門萬戶的燈火彷彿也像樹林裏的螢火……..

在人海中尋尋覓覓…….

妳……..
是不是也是別人眼裏的星子…….

那…….
我心中的火呢…………………

Share Button
本篇發表於 心中的歌 並標籤為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火金姑叨位去 有 1 則回應

  1. no name 說道:

    那幾年的山中歲月,從移居初期的怕黑與對孤寂山林的莫名恐懼,漸漸轉化成愛上寧靜山色與綠林野風, 夏天螢火閃爍總出現在入夜後的窗邊…
    那晚, 屋裡飛來一隻落單的螢火虫, 它孤單而明亮的金光始終存留心中,似也成為日後對那五年山林歲月無限追憶的印記.

回應已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