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的溪口回憶

Share Button

北京天使合唱團 - 西北雨

◆西北雨直直落
西北雨直直落,鯽仔魚卜娶某,鮕鮐兄拍鑼鼓,媒人婆土虱嫂,
日頭暗揣無路,趕緊來火金姑,做好心來照路,西北雨直直落。
西北雨直直落,白鷺鷥來趕路,搬山嶺過溪河,找無岫跋一倒,
日頭暗卜怎好,土地婆做好心來帶路,西北雨直直落。

記憶是從河口開始的,在那之前,竟連半丁點的模糊印象也沒有!為什麼會這樣呢?也許是六歲那年的秋天,曾經有過的一場大病, 醒來,什麼也不記得了!

記憶裡的溪水是非常清澈的,在土隄與溪床之間有一大片的農田,離溪床近的地方種植著西瓜,然後是瓜子,最靠近土堤的則是蕃薯與黑芝麻或木麻;矮矮的土隄下,三三二二的牛群啃著較嫩的綠草;綠草茂盛的濃蔭處,會有麻雀的巢與竹雞出沒,蕃薯田裡則有碩大的野鼠,高空中便也經常飛翔著虎視眈眈的鷹隼..

四五月大西瓜開始結果,田裡又大又肥的肚白,最喜歡啃食西瓜的嫩莖與嫩葉,所以一大早,天剛破曉,會三五成群提著水筒水壺,折幾把空心菜去灌肚白;因為一大早,可以依著新土的痕跡撥開土,一個二三公分直徑的洞口即赫然在望,朝洞口灌滿水在插上一支空心菜,躲在洞裡悶不過氣的肚白,會緊緊的咬著空心菜不放,拉出來放入水筒裡即可,當天的晚餐裡,就會有一大盤香酥的油炸肚白..

五六月瓜子田裡開始可以聽到螇蟀快活的唱著,此起彼落,下課後也會三五成群背著書包,去瓜子田裡捉螇蟀,五六月碩大的西瓜成熟的叫人垂涎欲滴,年紀較大的總會去偷摘一個,幾個人大快朵頤一番,然後再去溪裡戲水游泳..

溪口2

五六月也剛好是西北雨旺盛的時候,明亮的豔陽天下,一陣涼風,忽然間烏雲就移到了頭頂,然後就被它追的四處流竄,通常是跑到路邊的木麻黃樹蔭下躲雨,雨後再讓木麻黃下的和風烘乾衣服,踩著落日的餘暉,背後高掛著一道彩虹,長長的影子,沿路啃著西瓜閒步回家…六、七月是蕃薯收成的農忙時候,坐著牛車跟去田裡,檢拾大人遺落的蕃薯,當然也會挑幾條看起來大小合適的藏起來,作為焢土窯材料!

沿著溪埔往西走,約莫十分鐘左右,即可到溪口與大海的交接處;濕泥裡,數以千萬計的蝦兵蟹將大舉移動的景象壯觀;水底裡,掏不盡的肥碩魚蝦悠游自在的在水面上,濺起了無數波光粼粼的碎點金黃;在空中,有成群翔集的燕鷗也有單獨孤僻的白鷺鷥在狩獵…而我們也總是到處忙著探頭,看著大人們從網罟裡收拾的魚獲,直到曳著滿天霞光的飄蕩雲彩,逐漸被西方的一線灰吞沒後,才沿著土隄赤著足閒閒散散的走回家……

溪口

足心貼地
感受落日的餘溫
暖暖的觸覺
濕泥留下了腳印指紋
身後的風聲
那是一群燕鷗的撲翅

一顆顆碩大的西瓜
微映著滿地的流盼
在空曠的阡陌裡
泛起了滿足的笑
一隻隻的蛐蛐放肆地
此起彼落的唱著快活

我的童年
在風中撲翅
在雨中流竄
在蟲鳴聲中快活的唱著
在清澈見底的水中悠游
在無邊無際的空中傲翔

W215

小時候的溪堤
是矮矮的土堤,堤上滿佈著雜草
固定的缺口,人走過牛車也輾過
作大水流的時候,缺口就變成了
洪流泛濫之所

堤防的裡頭,有我們家的蕃薯田
西瓜田,瓜子田,黑芝麻,木麻
長輩在其間穿梭,汗水地上滴落
魚兒水底遨遊

堤防的上頭,小孩子在其中嬉戲
抓蟋蟀,灌肚白,找鳥窩,蜂窩
麻雀在其間停息,規避鷹隼攻擊
芒草隨風搖曳

土堤底下,牛隻啃著較嫩的雜草
有水牛,有黃牛,有公的,母的
一堆一堆的金黃,映著閃耀陽光
牛糞肥沃土壤

矮矮的土堤,隨時間不斷的累積
愈來愈厚愈高,漸漸的不再熟悉
溪流裡的魚兒,漸漸的失去蹤跡
高空中的鷹隼,漸漸的難得翔集

佇立水泥堤上
望著那一股黝黑微臭,那竟是我
曾喝過的水,我在其間洗浴淨身
童年記憶的清溪,竟漫漶成黑河
而更望眼欲穿的,我們家的田呢
後代子孫的夢呢?
Share Button
本篇發表於 心情隨筆 並標籤為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