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北雨

北京天使合唱團 - 西北雨

西北雨直直落(台灣童謠)
   
西北雨直直落,鯽仔魚欲娶某,
鮕鮐兄拍鑼鼓,媒人婆土虱嫂,
日頭暗找無路,趕緊來火金姑,
做好心來照路,西北雨直直落。
 
西北雨直直落,白鷺鷥來趕路,
搬山嶺過溪河,找無岫跋一倒, 
日頭暗卜怎好,土地公土地婆, 
做好心來帶路,西北雨直直落。

西北雨是台灣夏天常見的雷陣雨,它是潮濕的暖空氣與旺盛的對流作用交互影響而產生,學術上稱之為對流雨;在台灣西部,這種雨極其常見,特別是平地和山區的交錯處!

它是從來不預警的!明亮的豔陽天下,忽然間烏雲移到頭頂,在一陣涼風下,天地瞬間昏暗;接著,就是大顆大顆的雨滴猛烈從天而降(雨滴大的時候,甚至還會有冰雹哩);彈珠大的雨滴,打在身上還真是會疼耶;與雨結伴而行的,多半是巨雷,山上的雷也特別響徹雲霄,轟隆隆的落下,還真是恫嚇人啊!

小時候常去曾文溪畔的西瓜田捉蟋蟀、蘆筍田裡灌肚白、摘西瓜、焢蕃薯,也經常給西北雨追著到處流竄!有時隔著溪的這頭艷陽高照,而溪的那端卻是傾盆而降;農諺有句話說:「西北雨落不過溪畔。」

雨後總是讓木麻黃下和風,烘乾衣服;然後再踩著落日的餘暉,長長的影子,沿路啃著蕃薯和西瓜閒步回家…

在玉井騎機車或單車上班的那四年,也經常連雨衣都來不及穿,就全身淋得措手不及,渾身溼透!偶而忘了帶雨衣,心裡慌張,往路旁芒果樹下想躲雨,然而那陣隆隆的巨響與閃閃的電光,心中還真是毛毛的…

與絲絲涓雨相較,西北雨是絕不拖泥帶水的;乾脆得令人擊節,下完了天就放晴,晴雨之間涇渭分明,真是快意;豪雨過後是一陣的清涼,走在山區路徑上注視著雨後的朵朵輕盈,幸運的話,偶而能與白鼻心、飛鼠、穿山甲等邂逅…

匆匆來去的雷雨,宛若禪師,讓大地開悟般的綻放光亮,透過雲縫中篩出的陽光,把樹梢上的雨珠照得燦爛奪目,七彩耀人;它來的實在太快了,它去得也很快,雨後天際也總是高掛彩虹!

是童年引頸眺望的。是記憶裡最顯明的。我願意用一輩子來沉浸在它的絢麗!生若夏雨,夢有彩虹…

泰國有潑水的節慶-以雨淋身,讓雨水淋頭,迎接喜悅,水能淨身淨心;住在都市,嫌生活了然無趣的人,可以到荒野裡來,見識見識那電光閃閃,大地連珠雷的意境,以接引的心情來看待它,它會回你以淨身的心意!

註:「西北雨」的由來…
《台灣府志》卷七〈風土志〉記載:「五、六、七(農曆)間,風雨俱至,即所謂西北雨,風時雨也。」
《台灣縣志》卷二〈山水篇〉也說:「凡疾風挾雨,驟至驟止,俗呼為西北雨,亦曰風時雨。」
《淡水廳志》卷十一〈風俗篇〉中詳細的解釋說:「五、六月間,盛暑鬱積,東南雲蒸,雷聞震厲,滂沱立至,謂之西北雨。蓋以東南風一送雨,仍歸西北也。,此雨不久便晴,多連發三午。」
因為它從東南方移向西北方,所以才叫做「西北雨」。


鳳飛飛好歌 MV – 《西北雨》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