釵頭鳳

Share Button

釵頭鳳 – 張清芳

紅酥手,黃騰酒,滿城春色宮牆柳。
東風惡,歡情薄,一懷愁緒,幾年離索。
錯!錯!錯! 
春如舊,人空瘦,淚痕紅浥鮫綃透。
桃花落,閑池閣,山盟雖在,錦書難託。
莫!莫!莫!

釵頭鳳

陸游娶表妹唐琬為妻,兩人情愛彌深,夫婦甚為相得。但是,陸大詩人的文才雖高,EQ並不太好。試想,獨自淒苦的寡母,面對年輕恩愛的夫妻,怎能不叫她觸景傷情,因妒生厭?惡婆婆的形成,其實也是兒輩們不善於處理婆媳間矛盾的人際關係所造成。

陸游被逼休妻另娶,唐琬也改嫁。九年後的一個春日,陸游在紹興禹跡寺的沈園相遇了偕夫同遊的唐琬。唐琬以酒餚殷勤款待。陸游非常傷感,在園壁上題了一首「釵頭鳳」。相傳唐琬見了之後,也和了一首詞:

世情惡,人情薄,雨送黃昏花易落。
曉風乾,淚痕殘。
欲箋心事,獨倚斜欄。
難!難!難!

人成個,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
角聲寒,夜闌珊。
怕人詢問,咽淚裝歡。
瞞!瞞!瞞!

過了不久,唐琬就抑鬱而終。四十年之後,陸游舊地重遊,不能唏噓,又寫了幾首『沈園』

楓葉初丹檞葉黃,河陽愁鬢怯新霜。林亭感舊空回首,泉路憑誰說斷腸!
壞壁醉題塵漠漠,斷雲幽夢事茫茫。年來妄念消除盡,回向禪龕一炷香!

城上斜陽畫角哀,沉園非復舊池台,傷心橋下春波綠,曾是驚鴻照影來。
夢斷香消四十年,沉園柳老不吹綿,此身行作稽山土,猶吊遺蹤一泫然。

採得黃花作枕囊,曲屏深幌閟幽香;喚回四十三年夢,燈暗無人說斷腸。
少日曾題菊枕詩,蠹編殘稿鎖蛛絲。人間萬事消磨盡,只有清香似舊時。

古人說:
讀諸葛亮《出師表》而不墮淚者,其人必不忠。
讀李令伯《陳情表》而不墮淚者,其人必不孝。
讀韓退之《祭十二郎文》而不墮淚者,其人必不友。
那讀陸游和唐琬的《釵頭鳳》而不墮淚者呢??其人必不愛。

錯!錯!錯!錯在不該有緣結髮,相知卻又無法相守,更錯在不該有此令人神傷的相遇!莫!莫!莫!不要再去想她了!不要再去想她了!不要再去想她了!又有誰能夠??叫我如何能夠不想她??

世事一場春夢,人間幾度秋涼。世間傷心事,總是叫人扼腕!

Share Button
本篇發表於 心情隨筆 並標籤為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