貝多芬英雄交響曲

Share Button

貝多芬:降E大調第三號交響曲《英雄》,作品55,第四樂章

  
突然,我置身於廣大的演奏會場中,在那裏所有的樂器都像人一般地活躍,由表情豐富,天真,而又朝氣蓬勃的雙簧管擔任議長,大家正開著會。它們正在談論著那已經失去而美好的過往時代,並發出悲嘆之聲……

低音提琴首先發難地說:「簡直幹不了了!正如大家所了解的,我原是有力而結實的,但這次卻完全不能忍受。為了演奏作曲先生那狂野的曲子,我必須像山羊那樣,暴跳狂舞……若再繼續下去,我的靈魂之柱勢必倒塌,生命之絃必定從此拉斷。」

貝多芬第三交響曲英雄

第一大提琴也擦著滿頭大汗說道:「老爸說的完全正確,我也被此曲搞得精疲力盡……!」

所有的樂器,異口同聲地:說下去,說下去!

第二大提琴也接著說:「剛才我們演奏的交響曲,無疑的是音樂的怪物,它根本不考慮樂器的特性,或曲思的情況,除了新奇、虛飾的意欲外,不再有任何目的。它甚至企圖把咱們也拉高到小提琴相同的高度上……」

第一大提琴(插嘴說):「好像認為我們也能奏得和小提琴同樣好!

第二大提琴:每個人都應該停留在各自的界限中才對。

中提琴:不錯。不然,我一直處在你們二個的中間。如果破壞了這個界限,還能留下什麼給我呢?

第一大提琴:啊,對於你,這倒是真的,可是這也沒什麼好抱怨的。你不是可以跟我們齊唱嗎?特別是當遇到優美的歌曲時……

第一雙簧管:這時再也沒有人能比得上我了。

第一單簧管:可是,太太,請你容許我們談談自己的能力吧!

第一長笛:比如說進行曲或婚禮。

第一低音管:有誰能比得上我和那莊嚴的男高音更為相近?

第一法國號:我想各位一定不曾想到要擁有我這樣溫柔而又強有力的表情吧?

鋼琴:不管你們怎麼說,恐怕沒有人敢和我所握住的那充實的和聲較量吧?你們只是整體中的部分而已,而我則是獨立自主的……。

所有的樂器(異口同聲地):嘿,還是閉上你的尊嘴吧,如果要使一個音保持長久些,你可就無能為力了。

第一雙簧管:要奏滑音,只好望洋興嘆。

第二大提琴:在這樣吵雜的聲音裏,不管發出什麼端莊的聲音,也會聽不清楚的!

小喇叭和定音鼓(以最弱奏開始):安靜些!也讓咱們說說話好嗎?若是沒有我們的演奏效果,整個作品將會變成什麼樣?如果我們不開心地大聲說話,一定沒有人會喝采!

長笛:噪音雖能抓住大眾,可是唯有高貴的曲調,才能使人盪氣迴腸!

第一小提琴:如果沒有我引導著大家,各位將會變成什麼個模樣!

低音提琴(躍起身子):想想我才是支持全體的基石,若是沒有我,一定會崩潰無疑。

所有的樂器(同時高嚷著):這全是自我中心的想法。沒有自己,一切便都完了!

突然,樂團的雜役走了進來,樂器嚇得做鳥獸散。

「等一會兒!」雜役大聲叱責道:「你們又在爭吵了。不許動!我們可能很快就要演奏貝多芬的英雄交響曲了。還想移動身體或鍵子的傢伙,現在立刻提出報告。」

大家噤若寒蟬!中提琴嘀咕著:「演奏義大利歌劇要比較開心得多了。因為在演奏中,我還有時間打個瞌睡。」

「什麼傻話!」樂團的雜差大叫道:「我向你們說清楚吧。在這個超越各種關係的、思想自由的時代,難道你們竟相信,為了你們,作曲家們會把自己那莊嚴的、巨大意念的理想放棄嗎?這是絕對不可能的。」

Share Button
本篇發表於 古典音樂 並標籤為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